当前位置:首页 / 企业文化 / 员工艺苑
我的异乡求学生活
作者:  时间 :2016-06-06 浏览:505

 我的异乡求学生活
 高考日 献给逝去的青涩时光
 

供电有限公司  冉素华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八十年代末期,我独自一人从奉节坐船到万县读高中,江边长大的孩子,之前没少见船却很少坐船,以至于下船到校之后的第二天,头还在晃悠。
      那时家里还没固定电话,手机更不提,一切都须我安全到校后给家中写信,信会在路上跑至少一个礼拜。因此若我半路被拐卖了,这个空档期足够办相亲拜堂入洞房这些事了。
      九月的万县仍很热,我穿了一条当时比较招摇的超短裙上路,与今天的高速便捷相比,当年的奉节到万县的距离仿佛远在天边,我曾在地图上顺着长江比量了千百次,觉得是另一个世界。
      下午上船,一般第二天一大早才会到,差不多十五个小时的船上生活,我都紧紧抱着随身的包。其实包里面并没有钱,我的学费被妈妈用双线针缝在了内裤的外侧。人在钱在。
      旅程越漫长,就越觉得自己未来迎接的更是新人生。
      到了学校,直接去到爸爸的同学家里。那位叔叔,后来是我的数学老师。面相显老,但很亲切,他家一儿两女,均比我小,躲在一旁的角落里,不时用余光打量着我,与我的目光一对接,则马上惊慌扭头,很有些害羞的表情。他家并不宽敞的客厅,一张三人人造革沙发占了一大半,我坐在沙发上,感觉却还在船上,脑子在不停地晃。现在想来,那就是晕船吧,但当年,我根本不知道是咋回事。
      当时的万中,校园其实并不大,名气却非常的响亮——所谓的省重点。随处可见刻苦的莘莘学子,跟她们比,我更像来自他乡的异物,唇红肤白,服饰招摇,像个留级的早恋女生,有着与重点高中格格不入的气质。在那里,也有几个来自故乡的老乡,周末一起去到沙河的老街,都是穷学生,也就结伴一起逛一逛,仅此而已。他们都是理科生,就我一个文科生,平常的交集也不是很多,所以毕业以后,便失去了干系,难于再见一面,也就各自消失在了茫茫人海里。
      如人生,一路走,一路丢。
      当时的住读条件,是很差的,不到三十平的平房里,密密麻麻全是上下木床,住了大概二十多人。清晨六点,学校的喇叭会准时响起,在几乎人挤人的空间里,我们要按时完成起床、洗漱和收拾,然后跑步到操场早操、自习……
      当最初的新奇消失以后,某天夜间,独自躺在罩了蚊帐的小床上,我突生感慨。想起在家时亦是被父母当个宝,出门后却如路边小草无人过问,眼泪止不住哗哗流下。
      那夜,时而月光惨白,时而云遮雾罩。
      后来,我感觉,悲伤的时候,总有这样的月光。
      自那次艰难的求学之旅,已过去二十多年。
      其间,遇到形形色色的人,看够起起落落的境遇。
      可我总觉得,那艰难岁月的过往,才是人生里最纯粹、最生动的标记,才算是有过奋斗了的青春。
      又过若干年,自己走上社会,各方面都渐趋老练,可指引或帮助一些人。便觉得作为过来人,也苦过,更应能体会新人的无助,便更须对新人好些,哪怕一个小小的帮助,都算给了他十足的力量。
       我常回忆起那一个场景。码头上,我的船开出已远,到船尾远眺岸边,会发现我的爸妈依然凭栏望我,阳光灿烂,周身通明。
       我永远记得江上的那一条趸船、那晌午灿烂的阳光、还有周身通明的两个人,那是我人生一个很重要的起点。
      虽后来走得未必成功,但却因那一幕,而始终都在努力前行,愿意永远像个追求未来的青年学生。
      仅以此,献给又一个高考季的开始吧,怀念我逝去的青涩时光。

微信扫一扫

康力微门户